經過了五天的教召日子

今天刷了存摺看了一下上個月的薪水

他馬的23880...這是遊民的月薪吧?

 

看到了這可悲到哭不出來的數字

我馬上就知道今天一定不好過

到了加油站

果然應驗了

 

這些死小孩

給了他們五天的時間

要他們把事情做好

結果果然沒有做

兩個棧板的水好好的疊在一起

肏他妹的...他是當有叉車會來幫忙搬水嗎

他瑪的還是領領導加給的薪水

而且我的指甲還斷了

所以根本不能搬東西

就叫該負責的領導加給把它搬好

反正他站的島機當掉了嘛

 

還有個死客人反向加油

一開始就告訴過他會流出來

那傢伙還問我是甚麼會流出來...

肏他妹的

當然是汽油呀...難不成是腸液嗎?

結果當然是流的滿地都是

那傢伙就靠杯說我應該要幫他看...

 

他是當我增殖少女普拉娜嗎?

我旁邊還有三台車要顧

要怎麼分身去幫他顧?

要是我會增殖最重要的事情當然是分屍馬英九

哪會做這種23880(好多喔!謝謝!!叫我爸肏你媽的山隆通運!!!)的這種遊民工作?

 

教召就像是夢的城堡一樣

這場夢總是要醒的

城堡的大門一出

就是可恨又可悲的殘酷現實!

全站熱搜

阿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